丢勒及作品分析分析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9 22:00 浏览次数:

  阿尔布雷特· 丢勒(,1471- 1528)生于纽伦堡,德国画家、 版画家及木版画设计家。 丢勒的作品包括木刻版画及 其他版画、油画、素描草图以 及素描作品。他的作品中,以 版画最具影响力。他是最出色 的木刻版画和铜版画家之一。 他的水彩风景画是他最伟大的 成就之一,这些作品气氛和情 感表现得极其生动。 主要作品有《启示录》、《基 督大难》、《小受难》、《男 人浴室》、《海怪》、《浪荡 子》、《伟大的命运》、《亚 当与夏娃》和《骑士、死亡与 恶魔》等。 1471年5月21日,丢勒出生在纽伦堡,排行第三。他的父亲也叫阿尔布 雷希特,是一名工作努力却不太成功的金匠。父亲出生于匈牙利一个小 地方,叫做Ajtas,这个名字似乎在匈牙利语中与“Ajtó”[门]有关,德语 为“Tür”或“Dür”。1455年,老阿尔布雷希特来到纽伦堡,12 年后娶了他师父希罗尼穆斯· 霍尔佩[Hieronymus Holper]的女儿巴巴拉 [Barbara]为妻,她在24年中为他生了18个孩子。 少年时曾追随父亲习艺,他对绘画表现出特殊的才能,13岁时就能 逼线岁时为父亲所画的肖像已充分显示他成熟的 素描功力,可与达· 芬奇遥相呼应。后来在画家沃格穆特处工作三年。 沃格穆特的大工作坊也为丢勒的教父、印刷商兼出版家安东· 柯贝尔格 制作木刻插画。在当时,这家最大的厂子,对丢勒产生了很大影响, 他在儿童时代初次接触到铜技巧,这个经久不灭的印象,对他后来在 版画艺术方面创造性地发挥起了决定作用。 师满后,年轻的画家走出画室沿着莱茵河游历德国主要工业城市, 到过法兰克福,访问过科隆和巴塞尔。4年间的旅行学习考察对画 家的世界观形成和艺术发展起了决定性作用。23岁的丢勒已是一 位有影响的艺术家,在这一年里,他与故乡的一位音乐家的女儿 阿格列萨· 弗湟伊结了婚,此后丢勒作为首饰匠和画家开始了独立 工作。 主要作品有《启示录》、《基督大难》、《小受难》、《男人浴室》、 《海怪》、《浪荡子》、《伟大的命运》、《亚当与夏娃》和《骑士、 死亡与恶魔》等。 这是一幅世界名画,但是这幅画的起源, 就是来自于兄弟之间的亲情关系,丢勒 小时候 他的家,父母生了八个孩子,他 们就住在那个很贫穷的地方就是一个矿 场,父母也都在那个矿场里工作,孩子 长大以后,都进那个矿里去工作,其中 这八个孩子中间,有两个孩子有艺术天 分,从小画画就画得很好,这其中一个 就是丢勒,另外一个是他的哥哥 叫艾伯 特,那么等到两个人长大以后,都想去 学画画,但是绝对这个家里,不可能负 担两个人去画画,而且当时在西方人的 概念中间,你画画,你说你能画成个著 名画家吗,你画不成著名画家,你就没 有钱,等于你不光变成了家庭的负担, 而且未来还不能回报家庭。 但是这兄弟两个就一心想去画,最后父母就说 有一个可以去,那有一个 可以去的话 谁去呢,就形成了又没法决定的情况,哥哥说弟弟你去,弟 弟说哥哥你去,最后他们采取的方法也很简单,说那咱们兄弟两个就抛钱 币吧如果反面就你去 正面就我去,兄弟俩就抛钱币,抛钱币的结果丢勒 得到了正面,天意呀,丢勒去学绘画了,四年以后 他绘画画得非常好而 且他的画就开始有人买,那么这样的话 他就有了收入,有了收入以后 他 回到家乡去,请自己的亲朋好友吃饭来庆祝,把他的哥哥带到了现场,当 然首先他要向哥哥表示感谢,因为没有哥哥,就没有他的今天,其次丢勒 立刻就说,哥哥 现在我能赚钱了,我不光能养活自己我还能养活我们这 个家了,所以现在,你就不用再下矿井去干活了,你就出来 也去学画画, 我来支持你画画,这个时候,哥哥就把自己的双手举起来,他说弟弟你看, 四年的矿工生活,让我的关节已经全部弯曲,我的双手都有关节炎,我现 在端这杯酒 手都会疼,所以我已经失去了,终生可以成为画家的机会, 但是我已经很满足,因为我有一个弟弟,这个弟弟将会成为伟大的画家, 丢勒当场眼泪就流下来了,紧接着当天,摊开画布就画了一幅画,这幅画 的名字就叫做《手》,后来绘画界和人们,看到这幅画以后,把它改名为 《祈祷的手》。 此画完成于1507年,采用的是祭坛屏板的样式,把亚当与夏娃分别画 在两块狭长的竖板上,每个人体都占满画面空间,成了独立的两幅男女 裸体像油画杰作。夏娃的动势很优美,她左手去摘树上被禁的罪恶之果, 右手扶在一棵树枝上(树枝上吊着的一张标签是画家的署名),双脚一前 一后,似在行走,姿态婀娜,显示了女性的妩媚。眼睛转向右侧,头部 略微倾斜,因而右肩稍稍低垂,整个身子的美丽扭动洋溢着一种青春的 美感。 亚当的裸体形象带着明显的古希腊风格倾向,他比夏娃似乎更 内在一些,总的感觉是平静的。他左手略为紧张地捏着那只被摘下的带 枝叶的苹果,侧着头,半张着嘴,头发散乱地飘向后面,由于身子朝前 运动,右手自然地摆向后面,这一切画得极其真实。前后两个裸体互为 呼应,又似乎独立,而以夏娃的动作最富舞蹈性。在人体比例上,则采 用了古希腊柏拉西特列斯的美的比例率,身材是比较修长的。由于夏娃 的脸部呈现出微笑,反衬出亚当的内心惶惑。 在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正三 角形犹豫其对称的形势而与新柏 拉图主义相结合,从而被赋予了 理性主义的神学含义。研究者也 常以此为基础,指出丢勒在正三 角形构图背后的理性诉求。不过 一般人往往忽略(或有意忽略) 的是,画面中存在的题词定位出 来,并以衣领和眉骨进行强化。 两个方向相反的正三角形相互叠 合,形成了一个大卫之星的形状。 在丢勒的时代,这是一种神秘信 仰的符号。大卫之星被画家的手 指支撑着,这种手势曾经在丢勒 一副未完成的话中出现过,那是 耶稣的手。这已不在是理性的几 何学了,画家强烈的神秘注意倾 向浮现出来。 不仅如此,画中的众多尺度同样具有复杂的含义,这幅画高 67.1cm,相当于28法兰克寸,那一年丢勒正好28岁,画宽 48.7cm,相当于1.5法国尺,而1.5在此象征了1500年。再看画 布的比例,67.1:48.7≈11:8。在这里,其中1+1=2,11:8这 个比例再次与28联系在一起。如果我们将这幅画是为一个边长 11与8的矩形,那么他的对角线这个数字同样 是丢勒习惯使用的一个数字,因为,在拉丁字母与数字的对应 之中Albrecht Durer这个名字对应的数字分别为1、12、2、18、 5等等,将这个字母所对应的数字相加,所得之和为136,因此, 136是丢勒常用的数字签名,这样,从政幅画的高、宽以及对角 线正好象征了画家的名字、年龄以及创作的年份。 这一幅人物众多的宗教题材 类似意大利的教堂壁画,构 图采取严格的对称形式。全 画分成上下两层,上层为神 界,即天际,在中轴线上描 绘了光芒万丈的三位一体:圣 父、圣子、圣灵。圣子形象 是被钉十字架的基督,基督 之上是天父形象,最上面是 象征圣灵的鸽子。在鸽子的 周围,是天使和圣者。其余 人物围绕三位一体分成两列, 以马利亚与约翰为中心,这 两个圣者队伍里有各种人物, 包括《旧约》里所提到的诸 王、预言家、先知、女巫等 等。 我们要请读者注意的是在这最下面象征大地的地平线一角,有着画家 丢勒自己的一个孤零零全身像,一张桌子前有文字标明,这是画家签 名的一种方式。这个传统来自意大利,但丢勒作了一些创造性的变化。 这幅画构图严谨,人物均衡而显得呆板,两侧几乎象反射镜那样,人 物的比重绝对地平衡。但这里也画着丢勒的许多熟人,他发挥了肖像 的技能。如左侧一个温和地手拿帽子的,是慈善院院长兰达威尔。站 在院长身旁的有他的父亲;在右侧,则是院长的女婿、骑士威尔赫里 姆· 哈雷尔,和他的家眷与母亲等。当然,因为这是一幅宗教画,肖像 的特征仅限于面部,而且不够生动,人物姿态也单调。倒是下层几个 教会人物的形象,不论从色彩处理上,还是从素描结构上看,都是极 好的油画人物创造,它们显示出丢勒在色彩造型上的深厚功力。 画家的丢勒的版画作品《启示录四骑士》取材于圣经新约末 卷。表现世界末日来临时,四位骑士(他们分别代表战争、 瘟疫、贫困和死亡)从天而降,不分贫贱富贵,对人类进行 审判。 四位骑士骑在疾驰的马上, “战争”拉开弓, “瘟疫”挥 着剑, “贫困”手持天平, “死亡”高举三叉戟,马蹄所 到之处,罪人们统统受到惩罚。一个主教倒在马下,头被地 狱之龙吞噬着。这类题材的故事在德国家喻户晓,画家借用 它来隐喻当时的德国社会,抨击教会的罪恶。同时,在版画 作品《启示录四骑士》中还可以看到尼德兰艺术的许多特点, 例如人物带有相当浓厚的情感色彩,从几位骑士的脸上和天 使的衣服上可以看到这点。人物造型略有夸张变形,不像意 大利艺术那样完美优雅。画家对细节进行了详尽的刻画,作 品显得丰富和充实。 《忧郁》是一部哲学味很强的作品,她的问世代表着丢勒的版 画艺术已经达到了高峰。在希腊先哲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心 目中,忧郁是人类最具创造力的气质,是天才的代名词。而在 中世纪,忧郁则成了人心目中的最低贱的气质。画面上,带翼 女性代表忧郁,她作沉思状--忧郁者对知识的无餍追求;钥匙、 钱袋--权力、财富;天才的狗--忧郁者对自然的思索;磨盘上的 婴儿--缺乏思考能力只能作推磨一样简单的运动,文人的哲学 思索使这幅作品充满了隽永的魅力,其表现意义即便是现在也 具有不仅的价值。 画上占中心位置的骑士形象,威武而又显得沉着。他披盔戴 甲,腰佩宝剑,手持长矛,走进一片晦暗朦胧的森林,陪伴他的是 胯下那匹马和忠实的猎狗。他没有注意到密林中突然横窜出 一个骑着瘦马、头上长角的死神。死神手擎沙漏计时器,一张 兽脸狰狞可怖。而在骑士身后,又钻出一个手持长柄斧的魔鬼。 死神要阻拦他的去路,魔鬼想拉他下马。显然,这些形象是象征 邪恶、易逝的时光与死亡的,但骑士视若无人,继续前进。他那 坚定的步伐,意味着刚毅,他连地上弃置着的人骨骷髅都不曾注 意,在这个骑士心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远处隐约可见的山 顶上的巨大城堡,也许这正是骑士的最终目的地。骑士象征谁? 这是美术史上很多学者所关心的问题。有人根据丢勒生前的 社会活动,推测他是暗指德国人文主义学者法朗佐· 冯· 济金根 或是乌里赫· 冯· 古登。我想,除了肖像画以外,在丢勒所有的作 品中还未曾有过如此具体的影射。不可否认,这个形象是影射 某种现实的。据可靠的资料判断,人文主义学者鹿特丹的伊拉 斯谟,曾于1504年写过一本小册子,题为《基督的武士》,书中 涉及捍卫人道,坚持真理,反对教会擅权,反对暴虐等主张,认为 这是基督徒的天职与最高信仰。 他在书中告诫基督的武士:不要向后看。要勇往直前,奔向目标,发扬骑 士精神,一切中世纪可怕的幽灵都将在你面前退却,丢勒大概非常欣赏这位 人文主义学者的思想,在1526年他曾为这位学者画过一幅肖像画。 其次,可以证明这幅画的创作动机的,还有1520年丢勒去尼德兰的那次 旅行。翌年,他在自己的《尼德兰旅行日记》中谈到一件事:当时一位人文 主义思想家刘德尔突然被捕,并被处死,丢勒感到震动,他那悲痛的心情流露 于笔端,为这位宗教改革家写下了激昂的言词:啊!鹿特丹的伊拉斯谟,你在 哪里?你看,世上的暴力与黑暗竟制造如此残暴行径!你听,基督的骑士已与 上帝一起,正勇往直前,为卫护人类真理,准备迎接苦难的荆冠。这里所指的 基督的骑士与鹿特丹的伊拉斯谟在小册中提到的基督的武士,并非巧合。 显然,丢勒在1513年前已读到鹿特丹的伊拉斯谟的小册子,并产生了创作这 一幅铜版画的动机,这是合乎情理的。 在这幅版画上,所有的细节都是刻意 求工的,尤其是骑士胯下那匹坐骑,马的形体是以写生的方法,并在研究马的 各部位的标准比例的基础上绘成的。至于其他细节,如灌木丛的树枝、青 草等等,无不注意其正确的造型。如此认真研究描绘对象,乃是意大利绘画 的优良传统,在德国,这种求实求真的精神,更多地表现在一系列版画上。


上一篇:丢勒和他的时代    下一篇:四使徒_百度百科